看!26名政治工作干部伞训昆仑之巅

来源:一分快三和值综合作者:丁涛 毛世川责任编辑:张硕
2019-10-15 06:27

初秋时节,第77集团军某旅首次组织高原昼夜间伞降实跳训练,该旅高原驻训地在位的26名政治工作干部全员请缨上阵,完成了包含4种高度、5种伞型、3种姿势的伞降训练,分管政治工作的党委常委、政治工作部干事、基层分队政治工作主官全部参加。请关注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

第77集团军某旅首次组织高原昼夜间伞降实跳训练

26名政治工作干部伞训昆仑之巅

■丁 涛 毛世川

昆仑之巅,银鹰起落,伞花腾舞。

初秋时节,笔者来到第77集团军某旅伞训场,随首架次首名跳伞员陈代勇一同乘机飞临1200余米的高空。“跳!”只听发令员一声令下,陈代勇跃出舱门,在空中化作一朵伞花。待陈代勇安全着陆后,众跳伞员相继离机,一时间,天空“百花齐放”。

伞降实跳。毛世川摄

“这是我旅首次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山地开展伞降实跳训练。”该旅领导介绍,高原空气稀薄,开伞时间、伞降速度等都与平原跳伞有所不同。在没有现成经验的情况下,首跳“试风”采集数据,为下一步训练提供参考的作用愈发凸显,同时意味着首跳人员面临的风险更高。

第一个从高原云端一跃而下的陈代勇是一营教导员,从事政治工作13年,是一名不折不扣的政治工作干部。笔者不由在心中暗暗为他点赞。

“指挥员首先要过军事关。”采访中,该旅政治工作部一名领导告诉笔者,近年来,他们针对部分政治工作干部存在“两个能力不够”“五个不会”现象,明确规定将军事素质作为衡量政治工作干部履职情况的重要依据,并立下铁规矩:政治工作干部军事考核不达标者,调职晋衔一票否决;在各类考核比武中取得突出成绩者,立功受奖优先。去年,一名政治工作干部因军事素质突出荣立二等功;今年,两名政治工作干部因军事考核成绩不佳被推迟半年晋升。

政治工作干部与战士一同登机跳伞。毛世川摄

在此次伞训过程中,该旅高原驻训地在位的26名政治工作干部全员请缨上阵,完成了包含4种高度、5种伞型、3种姿势的昼夜间伞降实跳训练,分管政治工作的党委常委、政治工作部干事、基层分队政治工作主官全部参加。

“政治工作干部不通军事训练,就是不合格。”伞训场上,该旅一名指导员回忆起往事——

不久前,他从友邻部队转隶至该旅某连担任指导员。上任伊始,他曾立下“军令状”:“政治工作到哪里都是做‘人的工作’,换了单位也能无缝对接,请领导放心!”

可没想到,上任后第一次建制连考核,他就遭遇了“滑铁卢”——作为指挥员没能在规定时间内定下作战决心,迟滞了连队进攻战斗,最终导致失利。此后,他发现战士们看他的眼神变了。

这名指导员感慨:“政治工作干部的军事能力,决定着政治工作能否立起威信,也决定了在具体工作中能否发现官兵的活思想和现实问题。”

“一些政治工作干部的‘偏科’现象,本质上是将战斗力标准与政治工作标准割裂开来。”这位指导员的经历引起该旅党委反思,一些类似的现象被起底——

一位教导员在年终考核5公里武装越野时,让战士拖着跑完全程,引起非议;一名参训率不高的指导员在组织教育时遭遇战士们冷眼……这些身边的故事警醒着该旅政治工作干部:为战是本分、务战是天职,能打仗才是“硬核”。

如今,走在该旅伞训场,政治工作干部拼搏的身影随处可见——宣传科干事彭巍,在一个多月集中训练的日子里,每天在2米高的伞降平台练跳近百次;某营教导员葛伟累计跳伞18次,其中14次尝试风险较高、难度较大的翼伞跳伞;一名政治工作部领导伞降时突遇横风,降落在戈壁滩上被拖拽了20多米,第二天继续训练……

政治工作干部身先士卒的脚步,令政治工作更有底气,也为全旅的练兵热潮添柴加火。据统计,在此次高原伞训过程中,该旅参训率达到88%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